文化村镇


  水落坡乡

 

    水落坡乡位于阳信县境的东南部,乡政府驻地距县城18公里,因乡政府驻水落坡故名。水落坡乡东邻滨城区,北接沾化县,西与劳店乡、商店镇接壤,南与惠民县为邻。京滨高速公路出口设在境内,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该乡总面积132平方公里,辖129个自然村,125个行政村,总人口5.77万人。
    1945年前,该乡属阳信县第三区管辖,1947年建立水落坡区,下设14个乡。1956年12月水落坡区划为钦八、皮店和水落坡3个乡。1958年9月,水落坡乡与皮店乡合并为水落坡公社。1964年4月,水落坡与钦八公社合并为水落坡区,下设7个小公社。1971年1月,水落坡区又分成水落坡和钦八两个公社。1984年改称水落坡乡。2001年乡镇区划调整,雷家乡(即原钦八公社)并入该乡。
    富平故城遗址(又称邵城遗址)位于邵城洼。邵城是秦朝厌次县、西汉富平县治所,晋属乐陵郡。东邻渤海,西向黄河,是南通登、莱、青各府,北达幽燕的交通要道,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相传这座古城方圆10华里,城高墙固,上设雄伟的城楼,坚实的围墙垛口,气势异常壮观。西晋末年,中国北方和西部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等族(史称“五胡”)先后崛起,争鼎中原。羯人石勒,拥兵十万,攻州陷阵,所向披靡,是一支骁勇剽悍的军队。到晋愍帝建安二年(314年),西晋北方的一百多个郡县壁垒几乎被其消灭殆尽。地势险要、通往南北要塞的富平城,成为当时西晋北方唯一的屏障,最后的一个郡县壁垒。能否守住富平城,事关大局。危难时刻,乐陵太守邵续受命出师,屯兵富平,抵御石勒的进犯。邵续到任不久,设防备战刚刚就绪,石勒就率八千骑兵将富平城团团包围。邵续四面无援,毫无惧色,亲登城楼,日夜督战。石勒见无机可乘,悻悻而退。不久,石勒的从子石虎(字季龙)挑选一万六千余剽悍骑士,再次围困富平城,双方鏖战数日,互有伤亡。石虎利用邵续爱民如子之心,虏掠百姓,肆意凌辱杀害。邵续爱民心切,遂率师出战,误中敌军奸计,不幸为石虎所获。石虎将邵续押至城下,命其劝降。邵续大义凛然,昂首挺胸,向子侄及守城将士高呼,要其誓保富平,志雪国耻。悲壮有力的呼声,激励着全城军民固守国土的决心。坚强的厌次,英雄的富平,固守了十七年之后,于东晋元帝太兴四年(321年)终被后赵石虎所破。邵续被送往襄国(后赵国都,今河北省邢台市),石勒爱其忠勇,百般敬重,奉若上宾,但邵续始终穿着晋朝服饰,坚守晋朝礼仪,忠贞不渝,至死不降,后终为石勒杀害。富平人民为纪念这位忠勇的民族英雄,缅怀其抗击外敌侵略的悲壮历史,故将富平城改称邵城。时至今日,邵续的事迹和这座英雄古城的名字仍为当地群众广为流传。该遗址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先后挖掘出匾额、石碾底、石墩子、铜钱及汉代陶片、铜器等珍贵文物。
    秦台遗址(又称秦家遗址)坐落于秦家村。该遗址呈漫坡状,东西长约300米,南北宽约200米,总面积约为60000平方米。遗址中有一台,高6米,长约50米,宽约40米,俗称秦台。此遗址面积大,地域广,堆积厚,器物多,时代明显,器物典型。出土文物有:红、灰夹砂陶鬲,豆口沿残片,鬲足、鹿耳等标本。经鉴定,为商周遗址。秦台是建筑在遗址之上的一座古墓,夯土层明显。此冢传说纷纭,一曰:商丘冢,二曰:梁王冢。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棒槌刘遗址位于棒槌刘村,1983年兴修水利时被发现。此遗址呈漫坡状,南高北低,土质褐黑,东西长约300米,南北宽约200米,总面积约60000平方米。出土文物以石器、骨器、蚌器为主,兼有部分灰、红、夹砂鬲足,鬲口沿、豆把、豆盘、盆、罐之类。1988年普查时,在此采集到蚌刀、穿孔石铲、石镰、骨针、骨簇、蚌饰等。该遗址石、骨、蚌器繁多,磨制精细,质地优良,在鲁北地区前所未有。经鉴定,为一商周早期文化遗存,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该遗址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李屋遗址位于李屋村西南1公里,东距现海岸40余公里,现为盐碱荒地。修建的滨大高速公路穿过遗址西侧。该遗址东西长约250米,南北宽约200米,总面积约50000平方米。遗址中部有两片缓坡台,顶面高出周围平地近1米,北台地面积较大,约为3500平方米,南台地约为2000平方米,二者相距40米,共发现52座墓葬,48个灰坑,为商、周、西汉、宋元时期墓葬,2003年挖掘发现大量盔形器,初步断定为制盐工具,同年被确定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