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村镇


  角镇
 

    淄角镇地处惠民县南部西缘16.5公里处。东临辛店乡,西与商河县原常庄乡、原展家乡接壤,南隔徒骇河与姜楼镇相望,北与皂户李乡、石庙镇为邻,东西宽6.81公里,南北长10.59公里,面积为72.12平方公里。辖6个社区,68个村街,7553户,2.78万人。
    淄角镇历史悠久,因齐桓公曾避难于此,为纪念这段经历而赐名淄角,意为国都临淄之一角。淄角,《金史》记为“脂角”,明嘉靖《武定州志》记为淄角镇。清置淄角区。1944年10月置皂淄区,1945年为四区。1949年后为区、乡政府驻地,1958年设淄角公社,1984年正式为建制镇。
    淄角文化源远流长,隋唐时期,为佛教圣地,有清凉寺、文昌阁等“七十二庙宇”,建筑精美,香火敢比泰岱、五台,胜过灵岩、武当。
    清凉寺的传说。古时淄角镇东部曾有一片四殿二院组成的大型建筑群清凉寺。据传修建清凉寺时,淄角镇木、石料堆积如山,四方工匠云集,呼号之声响彻云霄。
    一日,镇南来了位乞丐,手提布兜子闯入工地,对众工匠说:“诸位请了,此地大兴土木,我来混口饭吃,望师傅指教。”说完便从兜子里拿出一个破墨斗子,准备干活。大伙一看,多有不愿与之为伍之意。工头见状,对大家说:“众人拾柴火焰高,修庙是善行,给他碗饭吃也是行好嘛!”便把乞丐留下砍木楔子。
    这时有位木匠故意刁难乞丐,挑出一根又粗又硬的斜纹木料给乞丐,并从一边冷眼观看。只见乞丐往墨斗里吐了口唾沫,对着木头横七竖八打了很多墨线。看着那些纵横交错的墨线,众木匠暗中发笑,觉得乞丐是胡闹,干脆停下来看他怎么锯。只见乞丐旁若无人,收起墨斗子,挽起破袖子,亮出又脏又瘦的右掌,掌声一响,巨木应声而碎。木匠们惊愕地朝碎木望去,见全是沿墨线而开的大小不等的木楔子。木匠们醒悟过来再找乞丐时,踪影皆无,方知是祖师爷鲁班显圣,前来助修清凉寺。
    人们小心翼翼地把那堆木楔子收拾好备用。在修寺过程中所用的千万块木楔子,全是木匠们随手抓来,无不合适。全寺竣工时,木楔用完,竟然一块不差。
    神和尚的传说。相传明建文年间,齐鲁大地久旱成灾,人们望着日渐枯萎的禾苗,心急如焚,四面八方的人们纷纷到淄角镇向清凉寺灵碧法师求助。
    灵碧法师为明初高僧,名龙壁,广东省新会县龙家寨人。他博学多才,传曾高中两榜进士,补放扬州道台。因途经淄角曾受清凉寺僧救助,即到五台山出家受戒,号为灵碧。后到淄角清凉寺为主持。灵碧法师时为闻名遐迩的高僧,德高望重,被人们称为神和尚。为救灾民,他决定于六月十九日设坛祈雨。
    祈雨这天,淄角镇万余民众,赤目裸臂排于祈雨坛场之中,每人手捧盛有火药的斗、升或碗,内插引香。近午时,灵碧法师身披袈裟,手擎玉钵登台,口诵经咒,施法祈雨。钟鼓三响,他和众人分别捧起盛有火药的容器,点燃引香,凝视苍天。时灵碧法师全神贯注,捧斗在胸,口中念念有词,如祈雨不成,就誓与众人葬于火崩之中。看着引香燃烧过半,人们心急如焚。忽见阴云涌起,暴雨骤至,引香全被雨水浇灭,人们在瓢泼大雨中欢呼雀跃。神和尚祈雨的故事从此便流传了下来。
    现淄角镇有灵碧和尚的自画像,为彩色,题词笔力苍劲,收藏于民间。
文昌阁座落于镇南,现大济路西侧,阁前有6行60棵柏树组成的碧绿的柏林,遮天蔽日。柏树西头有一眼水井,井很小,只有和尚用特制的小罐提水。井有暖炕,冬季炕上摆满花草,出柏林下台阶走小石桥,便是称为土龙的黄土岗。
   文昌阁3个庙门掩映在碧绿的柏林中,正门居中为二层楼的下层,上层是魁星阁,内塑花面魁星,左手执笔,右手捧升,从四面的圆窗即能看见。正门前后通行,两边各有朱红色便门,周围砌花女墙,整院面积足有三亩,建在高约七米的土台上,土台周围狐洞成窟。院内东有焚钱楼、狐仙堂,西有讲道棚、佛堂,佛堂经地下室入文昌阁下层。
    主建筑文昌阁坐北朝南,为两层圆塔,下层无门,上层由14级白色石阶而上,周围有白色石栏环绕。阁的外围呈八角形。文昌帝君像右侧有一批似驴非马的走兽,名曰“马笛”。据说是骡子所生,为文昌帝君座骑。七面墙上壁画成组,点缀得室内高雅清新。凭栏远眺,淄角镇景一览无余。
    每逢农历二月二为文昌庙会。庙会连续4天,镇上居民都端着碗到文昌阁领饭,每人一碗素汤,两个馍馍。远近乞丐也赶来吃捨糕。许愿、还愿的,说书、唱戏的,做买卖的,打把式卖艺的,抽签、算卦的,逛庙会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1950年代,文昌阁被毁坏,仅存两块隆起的土台。1999年镇政府投资进行了修复。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承此文化传统,今淄角境内民间艺术丰富多彩,京剧、吕剧、河北梆子、东路梆子遍布全镇。每逢节日庆典,搭台演出,秧歌、龙灯、落子、高跷、芯子、狮子舞、旱船等民艺表演,争奇斗艳,异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