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黄河三角洲文化

黄河三角洲区域文化的培育

滨州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马宝祥

 

    20091123,国务院正式批复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关于报送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发展规划(送审稿)的请示》(以下简称《规划》),标志着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该经济区的规划范围包括山东省的东营市、滨州市,潍坊市的寒亭区、寿光市、昌邑市,德州市的乐陵市、庆云县,淄博市的高青县和烟台市的莱州市,共六市19县,其中滨州市和东营市是整建制纳入该区。

    《规划》实施作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贯彻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保护环渤海和黄河下游生态环境的重大举措,把生态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有机结合起来,促进发展方式根本性转变,推动这一地区科学发展。《规划》的实施,是黄河三角洲地区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同时也面临严峻的考验,“一个正确的经济学是与高尚的伦理学不可分割的”。经济开发与建设离不开文化事业的支撑,黄河三角洲的发展必须要有文化的参与。未来世界的竞争在于文化的竞争,提高广大人民的文化创造意识,加强文化资本积累,精心培育创意环境,应是我们的必然选择。黄河三角洲的崛起亟需树立一种地区精神统一人们的思想,鼓舞斗志,全面推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国家发展、民族振兴,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力量,更需要强大的文化力量。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是一个民族真正有力量的决定性因素,可以深刻影响一个国家发展的进程,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1] 当今世界,文化和经济、政治相互交融,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因此,文化建设与经济、政治有着同等重要的战略地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都需要有一种精神支撑,这种精神对内部公众能产生巨大的凝聚力,对外部公众能产生强大的吸引力。适时归纳、更新和定位黄河三角洲区域文化,将不断增强干部群众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必将为黄河三角洲振兴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可靠的持续的智力保障。

    一、黄河三角洲文化的地域界定

所谓黄河三角洲文化,是指近万年以来黄河下游扇形冲积平原上产生的一种地域文化,是历代黄河三角洲人共同创造的一切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总称,其历史非常悠久,阶段特点鲜明,文化内涵丰厚。 

    黄河三角洲首先是一个地理概念,指由黄河冲积淤沉而形成的扇形平原。同时又应注意,黄河的位置是一个历史概念,有史以来,其下游见于记载的决徙计一千五六百次,其中较大改道二十六次。自古而今黄河决口改道频繁,入海口不断变迁。它曾向南夺淮入海,也曾向北自静海东流。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黄河在兰考铜瓦厢决口而于1875年形成今道。因而,就地理角度而言的“黄河三角洲”,应指西起郑州,东南至淮河口,东北至天津静海这一大片扇形区。现代黄河三角洲则是指1934年以后由黄河尾闾冲积而成的新三角洲。若从文化角度而言,以生产生活类型、社会结构模式、风俗习惯特征、文化心理心态等作为考量参数,黄河三角洲就主要是指由今滨州和东营及其周边地区那基本相似的地形地貌、基本相近的生态环境而孕育出的形态基本相同的传统文化。滨州乃其变迁的“中轴地带”。因此,国务院正式批复的《规划》中,该经济区的规划范围包括东营、滨州等六市19县、市(区),总面积2.65万多平方公里,总人口520万。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认为“黄河三角洲是一个经济区域概念,不要把黄河三角洲同黄河口混同起来,要把黄河口周围的地区都包括进来,建立一个开发区”。这一经济区域的界定,可以作为也应该作为黄河三角洲文化的地域概念界定的依据。

    总起来看,黄河三角洲作为一个地理区域概念,历经数千年的历史演变,其地域范围变化很大,区划变更频繁,而且现今作为统一的行政区划也已不复存在。但是,同处于黄河三角洲这一自然地理条件下,千百年来人们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互为依存,生活生产类型、社会结构模式、风俗习惯特征互为渗透、靠拢,因而形成共同的地域文化心理。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和历史背景,使“黄河三角洲”宛若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体,自成一独具特色的区域文化。

    二、黄河三角洲文化的特征
  1包容与多元。夏商时代,黄河三角洲出现了星罗棋布的史前文化聚落,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史前黄河三角洲文化。两周时期,黄河三角洲区域被纳入姜齐势力范围而最终成为齐国属地,黄河三角洲文化迅速融入齐文化圈,成为齐文化的一部分。秦汉起,黄河三角洲文化又接受中央文化影响融入汉文化圈,为华夏主流文化的发展作出过重大贡献。南北朝起,佛教文化横扫中原,黄河三角洲故地佛寺林立,也表现出对外来文化的包容性特点。可见,能迅速接受外来文化的先进成分以改造、发展自身文化,也是黄河三角洲文化的重要特征。明洪武、永乐年间官方组织了大规模移民,根据《山东省地名志》提供的资料,三角洲北部县区多数村庄为明初立村。村民主要来自山西洪洞、河北枣强,移民将三晋、燕赵文化带到这一地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来自全国各地的革命精英和仁人志士汇聚在这一区域,传播革命理论,带来了先进的文化信息。建国后,数十万建设大军先后开进三角洲地区,开发荒地、开采石油。另外,一些高校如石油大学、青岛医学院(现为滨州医学院)等也下放到该区建设。这些新时代“移民”来自全国各地,文化素质高,为三角洲文化增添了新的色彩。多种文化的融合交汇,构成三角洲地区文化艺术样式多种多样。三角洲地区方言种类繁多,是其他地区少见的,这也是文化多元的一种表现。文化的包容性和多元化,对建设当代文化丰富人们的精神和文化生活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2抗争与宽容。黄河三角洲地区在历史上属于自然灾害多发区,生存环境非常恶劣。这种艰苦恶劣的生存环境,造就了三角洲人吃苦耐劳、勇于抗争的坚韧性格。反映在文化上,形成了一种勤劳朴实而不屈不挠、勇于抗争的精神。黄河三角洲退海之地以它的无限生机容纳着外地移民,黄河三角洲居民也以宽阔的胸怀接纳着新移民。大家彼此平等,无贵贱,无积怨,共同奋斗,用双手共建美好家园;纵观黄河三角洲地区发展历史,抗争精神一以贯之,历代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难以计数。进入当代,坚韧与抗争的文化品格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得到张扬,体现为与大自然抗争的艰苦奋斗精神。

    3封闭与务实。黄河三角洲地区至今仍流传着一句俗语:“旱晒盐,涝摸虾,不旱不涝种庄稼”。 历史上人们能据情况选择谋生方式,表现为务实的特性。同时又表现为思想保守,缺乏开放意识,这首先与封闭的地理环境有关。黄河三角洲地域偏僻,海陆交通一直非常不便,与外地文化交流少,是造成三角洲人思想封闭的地理因素。其次,该地区人口来源主要是移民,而且多为生存性移民,自主、自立意识差,容易满足,缺乏进取精神,文化素质偏低。建国后,由于经济欠发达,制约了文化教育的发展。文化素质低往往造成思想僵化、保守,接受新事物慢,这是形成思想封闭的社会因素。另外对传统文化(包括革命文化)没有及时提升定位,这是造成思想封闭的主观因素。

    三、黄河三角洲文化绿洲的现实差距

    1、观念落后,创新意识差。不少人的思想观念仍停留在先经济后文化的层面,把经济建设作为硬指标,将文化作为点缀。再是缺乏文化创新意识。我们应根据黄河三角洲地域特点和文化积累,突出自己的文化个性,形成自己超凡的文化品格。

    2、文化建设规划欠缺。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建设是综合性的系统工程,文化建设自然包含其中。各市县在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中也涉及文化建设内容,但往往没有具体的规划指标和刚性措施,最后形成可有可无的软指标。

    3、文化设施建设落后,城乡差别较大。三角洲历史上不是文化中心地带,文化沉积不厚但遭受战争创伤很深。建国后,各地陆续建起一批文化设施,但规模较小,设施简陋。客观原因则是经济欠发达,财政经费紧张,文化建设受到严重制约,滨州、东营两市文化事业经费均低于全国、全省平均水平。几乎所有的文化机构都存在着经费不足、运转困难的问题。由于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和影响,农村和偏远地区文化远远落后于城市发展水平,城乡在文化观念、文化设施、文化追求等方面具有很大差距。

    4、文化建设缺乏协调、产业化进程缓慢。滨州和东营同处一经济区,文化同源,但在文化建设方面缺乏沟通和联系,公用信息化网络没有形成,在文献信息、旅游开发等方面不能实现资源共享。传统的管理体制和管理方式影响了黄河三角洲文化产业的进程。文化资源开发不够,缺乏必要的生存压力和精神动力,缺乏独具特色的文化产品。

    四、路径选择——先进黄河三角洲文化体系的构建

    1、打造先进黄河三角洲文化的愿景

    突出黄河文化与海洋文化融合的特色,打造黄河文化、孙子文化等品牌。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建设以创业文化为内核的当代文化,兼收齐鲁文化、燕赵文化、京津文化的精髓,变封闭式文化为开放型文化。发掘整合本地区的文化资源,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注重建设生态文化,使黄河三角洲既是新的经济增长点,又是令人神往的文化绿洲。

    (1)树立鲜明的文化旗帜。文化精神作为民族文化的深层结构或思想基础,是一个民族生存、延续、发展的重要支柱。一个地区也需要一种文化精神支撑,作为发展的内在动力。黄河三角洲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也形成了地区文化精神。 “奋斗、和谐、超越”这一与时俱进的精神,她的孕育形成与该地区文化传统有密切的渊源关系,是吸取传统文化并加以提升而成的,是我们应首先确立的鲜明旗帜。

    (2)提高大众文化素质。提升黄河三角洲地区人们的文化素质,是发展高效生态经济的关键因素和必备条件。要全面提高三角洲人的文化素质,首先要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其次,要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引导人们根据不同职业、岗位需求学习文化和科技知识,逐步形成学习型社会。第三,着力加强社区文化包括企业文化、行业文化、村落文化、军营文化、小区文化、校园文化、广场文化等,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提高人的文化素质。第四,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积极宣传健康向上的文化,营造良好的文化气氛,为提升人们文化素质创造条件。

    (3)加强文化设施建设,兴办文化产业。文化设施是思想文化的载体与阵地,是人民群众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参与文化活动的主要场所,是繁荣文化事业的特质条件,因此必须采取措施加强设施建设。目前,黄河三角洲地区文化产业方兴未艾,我们应根据黄河三角洲区域文化资源优势、特点,发展独具特色的文化产业,重点扶持文化旅游业、信息服务业、文化娱乐业、演出业等优势产业。第一,梳理历史文化资源,发展旅游业。第二,开发特色文化产业通过对有地域特色的工艺品、服饰、名特产、风味食品等进行研究开发,亮出其文化底蕴,催发相关产业的发展,生产出有特色的文化产品。第三,繁荣演出业。走 “以文养文”良性循环的路子。

    (4)树立精品意识,创建特色文化。每个地区因文化传统和文化资源不同,其地域文化各具特色,这是区别于其他地区文化的标志,也是该地区文化的亮点。这种文化特色对内可凝聚人们的精神和意志,对外则可提高本地区的知名度,优化投资环境。建设和发展黄河三角洲文化既要全面抓,又要突出重点。除着重创建上述特色文化外,还要树立精品意识。加大对文化精品的奖励力度,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奖励机制和制度。

    (5传承与发展历史文化。应把历史文化的挖掘和培植作为区域发展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战略问题对待。历史文化是一个地区的重要文化积淀,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赖以吸取的精神营养。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代代人将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着,原有的生活方式、伦理道德、风俗习惯等也延续并发展着。所以说历史文化具有强大的亲和力、凝聚力,是维系这块土地上人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加强历史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对增强黄河三角洲人的凝聚力,培养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奋斗精神和奉献精神十分重要。同时一个地区的历史文化是长期积淀起来的,具有不可再生性。我们要明确自然资源有枯竭之日,而历史文化却是永久优势,并拥有不可替代、不可另创的垄断地位。历史文化还可以提高一个地区的知名度,这是推动地区经济发展的的重要条件,可以增加贸易的吸引力,这是花费千万元广告费也难以争取到的无形财富。因此,我们要彻底摒弃那种把历史文化传承和保护看作现代化建设的负担的错误观念,高度重视历史文化的挖掘、保护、利用和发展,把历史文化的挖掘和培植作为区域发展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战略问题对待,这样才能使三角洲文化具有更鲜明的特色和更鲜活的发展动力。

    2、文化愿景实现的保障措施

    黄河三角洲先进文化战略的实施,即是政府行为,又须全社会广泛参与,共同构筑保障系统。

    (1)法规保障与改革体制。首先各级政府必须将文化建设项目列入各市、县发展规划中,把经费预算列入年度财政计划,成为地方性法规,由执法部门监督实施,避免人为性和随意性,避免把文化建设项目作为软指标。制定和完善文化发展的各项法规,全面实现文化事业发展的科学化、制度化、法制化。改革旧的文化发展的管理模式,理顺国家、单位和个人之间的关系,逐步形成国家重点扶持、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文化事业的发展格局。继续深化文化事业单位的体制改革,创造条件使文化事业单位成为自主经营、服务的事业实体。制定行业标准和规范,对文化市场、艺术表演团体和各类艺术活动进行行业归口管理,形成既有竞争激励,又有责任约束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2)政策完善与多元投入。第一,人才政策。制定优惠政策,一方面吸纳外地人才,另一方面设法留住当地人才。第二,文化产业政策。划分出经营性文化和公益性文化,分别制定不同政策。区域内文化产业刚刚起步,基础条件差,自我发展能力弱,应采取灵活务实的扶持政策,在一定时期内缓缴或免交税费。对公益性文化事业采取保护性政策。第三,激励政策。鼓励文化创新和技术创新,对艺术精品创造者、高新技术发明者及科学文化领域做出贡献者要予以重奖。对于深入基层普及科学文化、推广技术的工作者也应制定相应的鼓励政策。文化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同时文化发展也离不开经济这个基础,二者相互依存。黄河三角洲文化建设基础薄弱,对文化建设投资严重不足,文化建设需要政府的投入。当然,仅依赖政府投资发展文化远远不够,可采取多种融资渠道,形成由政府、社会团体、企事业、个体共同办文化的格局。

    (3)理论探索与实践支持。文化建设离不开理论指导。发展黄河三角洲文化,必须对黄河三角洲传统文化进行梳理,探索当代文化发展规律,为政府制定文化战略和各项文化政策提供决策依据。第一,成立文化研究机构,吸纳社会研究力量,对黄河三角洲文化进行全方位深层次研究。第二,文化研究要凸现地域特色,真正发掘出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及价值。第三,开展文化开发与应用研究,为文化产业发展提供思想和依据,参与文化工程的策划与论证。第四,弘扬优秀的文化传统,编制乡土教材,向域内公众进行宣传、普及。第五,加强对外文化交流。

    (4)资源保护与监管。黄河三角洲区域的历史文化既有自然人文景观、文化古迹,又有活跃于这一环境中的社会生活和民俗民风。但随着历史的变迁,很多历史文化载体已遭到毁灭性的损失,近年来随着房地产业的崛起和旧城、村改造,更使原有景观被严重蚕食,有历史价值的真迹和自然风貌已难以找到,可保护的对象极为稀少。要克服这种现状,必须从现在做起,建立历史文化的保护机制,明确各有关部门、市县(区)乡镇(街道)在文物保护开发中的分工和职责,每年将历史文化保护经费列入财政预算,作为历史文化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学术咨询研究、日常行政管理等的专项资金保障,并加强监管。

    (5)规划与利用。要从总体角度入手,采取综合的发展措施,确定合理的发展战略, 积极利用历史文化资源,促进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发展。在规划中,要点、线、面统筹规划。所谓点,就是一个个文化名胜,一种种民俗风情等。所谓线,可以黄河以及入海口海岸线作为纽带,把一个个点科学合理地贯穿起来,形成一个具有丰富内涵的历史文化长链。所谓面,就是要确定黄河三角洲历史文化的主体,把具有鲜明特色的历史文化作为地域文化,可以突出以黄河文化为主体,运用其它方式,将黄河三角洲的全部历史文化的点、线融合到这个大面上来,使黄河三角洲文化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本文发表于山东省《理论学习》2010年第9期、《史志工作》总第9期;20117月获滨州市第二十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本文发表于山东省《理论学习》2010年第9期、《史志工作》总第9期;20117月获滨州市第二十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