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 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

     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

     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

     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

     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筹备了一天,妺喜的食物也准备好了。在蒙山城唯一木质的建筑物当中,有施氏蒙山伯珩正在宴请剑仙。妺喜一边唱着鹿鸣一边为剑仙献上煮好的肉,这是最高的礼节。

     载歌载舞的妺喜是那样的美丽,就连剑仙古井无波的心都不由得沸腾了起来。不过可惜,她注定不是自己那一半,就当欣赏美女了吧!

     剑仙只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妺喜,却让妺喜感到了惊喜。其他男人,除了他的父亲珩之外,都对她非常仰慕,有的男人甚至露出了贪婪的表情,只有这个仙人才没有什么表情,是那么的特别。

     剑仙从妺喜手中接过了肉,点头谢过,用食匕割着肉使用了。这个时候的饮食水平和未来远远无法比较,不过剑仙不是那种饕客,只要能够补充能量就好了。

     “仙人,我们能打败夏后吗?”妺喜很关心的对剑仙问道。

     “事在人为,我们肯定能够打败夏后的。”剑仙自信的说道,在美女身边他不能表现出来的沮丧的表情,哪怕装也要装一下。

     “我听说夏后这次带来了三千人,有施氏算上女人和孩子也没有三千人。这一战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丧命。”

     “我会尽量避免的!”

     不知道为什么,剑仙并不想让妺喜参与进来,她只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她甚至没有成年,这不是她应该参与的事情。

     “你也是这样,父君也是这样,你们都是在哄我。”妺喜黯然的说道。

     “战争应该让女人走开!”剑仙轻轻拍着妺喜的肩膀,“相信我,我能解决的。”

     妺喜挤出一个笑容,没有说什么。

     珩就坐在附近,他对剑仙问道:“仙人,我们真的能够挺过去吗?”

     “你也没有信心了?”剑仙看着蒙山伯露怯,不由得笑着问道。

     “当然,我们根本就打不过夏后。”

     “你现在还叫他夏后?”剑仙有一些奇怪的问道:“你们都是敌人了,不用这么尊敬他了吧?”

     “我不是尊敬履癸,我尊敬的是他的祖先。东夷虽然和华夏(专指夏朝)同是一个祖先,虽然称呼有别,但是历代夏后都很照顾我们东夷部族。可能是来自于启帝的愧疚吧!启帝虽然杀了伯益,但是对东夷部族还是很好的。”

     “后来后羿与华夏为敌,也只是他自己的部族,整个东夷都在念着启帝的恩情,除了反叛过启帝的有扈氏。”

     “少康帝恢复华夏之后,也对我们东夷一视同仁。只是在华夏,有一部分人很仇视东夷,一直都想着找我们的麻烦,他们有一些是因为后羿发动的战争被杀了家人,有的则是利用这些仇恨来得到夏后的宠信。”

     “历史遗留问题!”剑仙表示明白,这些问题经常出现在两个看似亲密却又有矛盾的种族之间,不仅仅是东夷,还有以后的楚国所代表的南蛮、秦汉的羌族等等这些种族有的是和汉族是一个祖先,有的则不是,但是他们后来都成为了华夏的一部分。

     “历史遗……什么问题?”珩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就是祖先留下来的矛盾!”剑仙只能尽量解释了,他都不知道珩能不能听懂矛盾是什么意思。

     “矛盾?”珩想了一下,“盾就是干,矛和干就是进攻和防守的意思?你的意思说的是战争?”

     “差不多吧!”

     (这段只是说明和古人交流的困难,不要较真)

     瞳举着爵走了过来,“涵,你对有施氏的恩情,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

     剑仙也举起爵,和瞳喝了一杯。

     “我们有施氏虽然没有什么能够和华夏比的,但是我们还有迎接贵客的礼乐!”

     珩点头说道:“不错,有施氏虽然不比华夏礼乐齐全,但是依然还是有礼乐的!”

     妺喜也站了起来,“让我来唱歌吧!”

     剑仙微笑着看着妺喜,刚刚妺喜唱的鹿鸣就让他感到很动听。他听过太多的现代歌曲,但是那些浮夸的歌曲并不是他所喜爱的歌曲,他更加喜爱妺喜唱的鹿鸣。

     瞳招呼了他的那些伙伴,拿出了他们的乐器,笛、埙等吹奏乐器。这里没有黄钟大吕,也没有琴瑟和鸣,只有简简单单的声音。

     在这简简单单的声音,瞳和他的伙伴们跳起了舞,就好像围猎放牧一般,时分时合,一股浓重的原始气息出现在剑仙眼前。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畅。

     “嘎哦——”

     妺喜一声长啸,突然冲进了舞者当中,孓然而立,仿佛一只高傲的凤凰一样,从天上降临人间。

     舞者做惊喜状,然后向着妺喜朝拜,在舞者的拱卫之下,妺喜走向剑仙,再一次唱出了那悠扬的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这时候的酒度数很低,甚至可以说是饮料。不过酒不醉人人自醉,剑仙完全沉浸在歌舞当中,不知不觉的就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

     剑仙猛地睁开眼睛,草棚一样的屋顶让他感到很诧异,急忙做起身子,努力回想着什么。好半天才想起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他放松了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一点警惕性都没有,昨天晚上还喝醉了?这可不像我!要是让那帮小子们知道了还不得嘲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