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5章 军中密谈
    剑仙想要多知道一些河神的秘密,便没有立刻立刻发动攻击。

     “你说的河神是什么?”

     桀得意的笑起来,“河神和仙宫的人比起来,更加像仙人。只要我们向他献祭,就会得到强大的力量。”

     “自从芒帝得到河神的亲睐之后,华夏就一直都受到河神的庇护。河神已经应允我,让我永享大地,我的统治可以延续万世不灭!”

     就在桀向着剑仙夸夸其谈的时候,在军中的干氏族人悄悄的移动,靠近了卢弼。

     卢弼赶紧有人接近自己,不由得吓了一跳,发现是干氏族人,立刻心虚的看向左右。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用牙缝挤出了一句:“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们现在是赵梁严密监视的对象,赶紧走,不然我就倒霉了。”

     干氏族人却没有动,反而说道:“我只想知道干辛为什么被夏后杀死了。”

     “不要来问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那我就和赵梁说,你是干辛的同伙!”

     卢弼怒目瞪着他,“干午,你这是要挟我吗?”

     干午点头,“我就是在要挟你!你怎么说也是干辛的好友,他被杀了,你竟然不帮助他的族人,等你死了之后,还有什么脸去见他?”

     “我现在都自身难保?怎么帮你们?”

     干午:“我只要知道干辛为什么被杀就好了,其他不需要你来做。”

     卢弼面有难色的沉思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不要告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昨天干辛被蒙山城抓取了,他回来之后就被夏后审问了,干辛透露了关于了夏巫的事情,所以夏后杀了他!”

     “夏巫?”干午脸上阴沉了下来,“夏巫并不是什么秘密,干辛就算说了也罪不至死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卢弼摇摇头说道:“你还是快走吧,我将我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干午想不明白,只好悄悄返回了自己的位置。

     回到了干氏族人当中之后,干午不断的沉思。因为有赵梁监视的关系,干氏族人并没有问出口,但是他们急于知道事情经过的心情还是有的。

     干午找到了一个老战士的身边,对他说道:“叔叔,我已经找过卢弼了,干辛的确是被夏后杀死的。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搞不明白,卢弼说干辛对蒙山城泄露了夏巫的事情。但是夏巫并不什么秘密,干辛罪不至死啊?”

     老战士面无表情的说道:“干辛的死并不是因为他泄露了夏巫,而是他让夏后气不顺。”

     “我没有明白!”

     老战士不紧不慢的叙述着:“自从芒帝开始祭拜河神一来,历代夏后的都变得残暴了。哪怕成为夏后之前,他们是仁爱的,但是成为夏后不久就变得甘于享乐,喜怒无常,而且还非常喜欢杀人。”

     干午想了想,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就拿桀来说,在桀成为夏后之前,他虽然勇猛,但是并不失为一个仁德之人。但是成为夏后之后,他就贪恋美色,整个华夏的搜集美女。而且变得残暴起来,有人稍微反对他,就会被赵梁弄得家破人亡。

     所有人都知道赵梁就是桀的一条狗,没有桀的意思,赵梁不会轻易的陷害其他贵族的。

     “这是怎么回事?”干午疑惑的问道。

     “我猜想这可能和河神有关。”老战士好像在回想着什么,“我年轻的时候,有幸参加过一次河神的祭祀仪式。”

     “我们带着贡品到了河神的祭坛,那时候还是孔甲帝在位。孔甲帝自己带着贡品上了祭坛,我们只能在下面看着。孔甲帝献给河神的贡品是三个强壮的奴隶,在仪式开始的时候,孔甲帝亲手割断了三个奴隶的喉咙,让鲜血淌满祭坛。”

     “鲜血激活了祭坛,一个黑色的巨影从大河当中出现,一步步的走到了祭坛前。巨影将三个奴隶包裹起来,然后从巨影当中分出了一团黑气,涌入了孔甲帝的身体当中。”

     “当孔甲帝从祭坛上走下来的时候,他似乎变得更加强壮了。从那以后,孔甲帝就变得喜欢献祭,他开始征伐那些不听话的部落,将选出强壮的人来献祭。不听话的部落被全部打败了之后,孔甲帝就将目光放在了他的子民身上。”

     “好在不久之后,孔甲帝因食龙肉而崩。”

     “再之后的皋帝、发帝,以及现在的夏后,都是祭祀河神之后,变得残暴起来。皋帝、发帝在位时间不长,我们干氏才得以保存。现在到了我干氏遭殃的时候了,干氏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去。”

     “躲过去什么?”干午很不解的问道。

     “华夏的贵族正在逐渐的消亡,除了昆吾、韦、顾三国之外,其他的贵族已经消失了一大半了。虽然这些贵族都要反叛,但是都是夏后自己逼反的,现在轮到了我干氏了。”

     干午闻听此言,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单单他知道的反叛的贵族,没有三五十家,也有二十以上了。这么多贵族全部都是夏后逼反的,那真的太可怕了。

     “叔叔,我们怎么办?”干午慌张的问道。

     “我们现在什么都办不了,只能等!”

     “等?”

     “没错,等到一个脱离夏后的机会。”

     “那我们需要准备什么吗?”

     “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不让赵梁找到借口就好了。我相信,这个机会很快就会到了。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干氏的新族长,一定要稳住族人,不要让他们轻举妄动。”

     “我明白了!叔叔!”

     剑仙听了桀说了一会儿,发现他对河神的了解并不多,他只知道向河神献祭,获取强大的力量。至于河神的来历、河神的强大,他一无所知。

     剑仙在心里为桀感到悲哀,河神的力量如果那么容易获得的话,肯定是有什么弊端的。而且那个河神既然这么喜欢献血,为什么不自己去杀死人放到祭坛上呢?偏偏要假于他人之手,这里面肯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