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8章 商汤来了
    剑仙陪着妺喜在山上转了小半天,最后带着三只野兔两只山鸡下了山。

     两人说说笑笑的往下走,刚刚转过一个小山头,就看到蒙山城外面来了一只军队,浩浩荡荡的不下于几千人。

     妺喜当时脸色就白了,蒙山城的城门障碍已经搬开了,里面也没有多少青壮,根本抵挡不了这支军队的进攻。

     剑仙将猎物挡在一块石头上,“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

     妺喜点点头,“你也要小心。”

     剑仙点头,直接从山头上跳下去,几个起纵就跳到了山下。一路急奔,竟然赶在那只军队之前到达了城门前。

     剑仙抽出宝剑,立在城门之下,看向距离城墙只有一百多米的军队,眼中带着疑惑,这支军队并不像是夏军,他们并没有多少着甲战士。

     “仙人?你怎么回来了?妺喜呢?”

     城墙上突然传来了珩的声音。

     剑仙抬头看向城墙上,上面的有施氏族人并没有意思戒备状态,反而很高兴。这更加加重了剑仙的疑惑,他很不解的问道:“伯君,来的这是什么人?他们不像是夏军。”

     珩一听剑仙问起来的军队,就高兴的对剑仙说道:“来的是商部族,领头的就是我未来的女婿汤了。”

     商汤来了!

     剑仙呆愣住了,商汤是上古贤君之一,商朝的缔造者。也正是他将现在的东夷变成了华夏,直到600年后,他们同样因为新的东夷而被周朝打败,丢了江山社稷。

     商部族出自高辛氏(帝喾一族),太康失国时期进入东夷地区发展,逐渐融入了东夷,形成了商部族。后来因为领地渗透到了黄河中游一代,才变的逐渐强大起来。相传商朝的始祖契是玄鸟的后代,他的母亲简狄(有娀氏)吞食了玄鸟的卵之后生下了契。

     所以商部族当中一直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传说。

     契在舜帝时期就是一个很强大的军事首领,帮助过禹帝治水。而契身份尊贵,祖上乃是皇帝后裔,兄弟则是尧帝,所以是正宗的华夏始祖。

     而那时候华夷之间并没有那么多的界限,几乎都是一个祖宗出来的。

     更为有趣的是,后来灭商的周,也是帝喾的后代。也就是说,天下从黄帝开始,就一直在他的后裔手中。直到汉高祖刘邦这个出身不确定的人夺取天下,一个持续了两千多年。

     为什么说刘邦的出身不确定呢?因为刘姓有一部分出自尧帝,这部分是黄帝后裔。还有一部分不是,根本无法考证,所以才会不确定。

     说回正题,商汤的确是一位伟人,但是他的到来却让剑仙内心复杂。

     商汤是和妺喜有婚约的,剑仙不知道自己对妺喜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知道自己很不想看到商汤,特别是看到商汤和妺喜在一起。

     可是这件事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准,商汤就在眼前。

     就在剑仙发愣的时候,珩已经带着人从城墙上走了下来,迎出城去。

     剑仙苦笑了一下,将宝剑插回了背上,然后慢慢的走向蒙山,他是去找妺喜。他走的很慢,只是想让妺喜晚一些和商汤相见。

     但是走的再慢也有走到的时候,妺喜在山上望见了剑仙,已经从山上下来了。“涵,是什么人来了?我看到父亲将他们迎进城了。”

     “是汤!”剑仙故作正常的说道。

     妺喜一听到是汤,立刻高兴了起来,但是马上又想到了什么,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她走到了剑仙身边,轻轻靠在他的身上,一句话不说。

     剑仙用手揽住她,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站在山上。直到太阳西下,才分开,默默的拿起猎物,走下蒙山。

     进入了蒙山城,剑仙目送妺喜进入了珩的大殿,在大殿上,珩正在和一个青年男子交谈甚欢。

     和珩交谈的男子就是汤了,汤的年纪也不是很大,大概只有二十多岁。身形伟岸,身高一米八以上,身上的肌肉很多,看样子也是一个强大的战士。

     “妺喜,你去了哪里?怎么现在才回来?汤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

     远远的传来了珩责怪的声音。

     “我去山上打猎了!”

     “没事!蒙山伯,你之前和我说城中的粮食不足了,妺喜也是想帮您。”汤和颜悦色的帮助妺喜说话。

     剑仙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他现在没有心情去见汤,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汤。虽然历史上妺喜被桀抢去了,但是妺喜毕竟是和汤有婚约的。

     剑仙在山上修行的时候,他的老师并没有要求他做一个正人君子。不过加入了组织之后,他所代表的就是人们的善念,一旦他出现了将会不堪设想。

     在组织当中,就有一个因为修炼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驱除出体外的人,结果那些负面情绪变成了重新凝聚出了一个身体,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可以感觉到人们的恶念,当这个恶念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将这些恶念实现。

     如果不是他本人能够感知到恶念化身的行动,总能在他要成功的时候阻止他,说不定要闯出什么样的祸事呢!

     剑仙就参加过阻止恶念化身的行动,所以他轻易不敢让自己起恶念。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动用高爆弹直接将夏军打退的主要原因。不然,一颗高爆弹下去,三千夏军能够活下来人将没有几个。

     而用穿甲弹对付桀,剑仙都没有下死手,不然他就会直接瞄准桀的脑袋或者心脏了,而不会是胸口。

     纵然剑仙将自己束缚在自己制定的条条框框当中,剑仙依然不会后悔。哪怕他知道自己很喜欢妺喜,但是也不会打破自己制定的这些条条框框,这就是成为英雄的代价吧!

     剑仙躺在他的“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久久不能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