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鬼门宴
    强子一见我,高兴极了,上来就给我来了个大大的熊抱。不过这一抱不要紧,却让我的表情僵住了。因为我觉得强子的身体很凉,而且很僵硬,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样子。强子看出了我的反常,问我怎么了。我说你变化太大了,怎么瘦了那么多,该不会是被乔琳给吸干了吧。我说兄弟你节制着点,没事多吃点韭菜炒鸡蛋。

     我开玩笑似的那么一说,强子听了嘿嘿一笑,没再说话。我感觉强子变了,因为搁以前他肯定会找词儿损回来,但现在他竟然不接我话。不过今儿个毕竟是人家大喜的日子,我也不好表示自己的不满,所以我没说话,一直跟在强子后头往里走。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儿。因为强子穿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走起路来铿锵有力。而刚才在强子开门之前,我都没听到半点儿脚步声,就好像他从一开始就待在门口等我似的。

     再加上门口的大白喜字……“乔琳呢?”我问。

     问这话时,我仔细观察了下强子,他走路有声音,而且有影子。如果小说里写的是真的,那么乔琳应该死了,强子是想跟乔琳举办冥婚!

     强子的语气十分哀伤,他跟我说乔琳在一年前出车祸死了,今天是乔琳的忌日,所以他选择今天跟乔琳举办婚礼。

     强子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是对的。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也不想知道当初他俩有没有给我戴绿帽子了。毕竟乔琳死了,强子还愿意娶她,说明他俩是真爱。我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不要难过,就在我手掌接触到强子肩膀的那一刻,一股冰冷直击我的掌心。我整个人都懵逼了,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强子好像没有体温!

     强子死了吗?可如果他死了,他走路为什么会有声音?又为什么会有影子呢?一想到这,我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哎呦我艹,我啥时候变得这么迷信了,强子肯定是人,只是他穿少了身子才会冰凉。

     强子把我领进了正屋,出乎意料的是里头竟然一个宾客都没有。桌子上不光没有残羹冷炙,就连那些座位也像没人动过似的板板正正的摆在那里。虽说是冥婚,总不至于一个人都不来吧,难道强子只邀请了我自己?

     我把口袋里的红包拿给强子,说兄弟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虽然只有二百,但这是我能拿出最多的数目了。

     强子没有接,我问他是不是嫌少,他说不是,说我有这份心就够了,钱让我自己留着,给他他也花不出去。

     货真价实的二百元软妹币,啥叫花不出去?

     强子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是不是还没吃饭,我点了点头。他说他猜到了,所以给我留着呢!我一听,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尖。强子转身要走,我问他去哪,他说给我拿菜。我嘿嘿一笑对他说,顺便拿点水吧,一路上没喝水,渴死哥哥了。

     强子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不一会儿,强子端来几盘素菜和一杯水。我一看,有些不太高兴,清炒胡萝卜,菜椒炒鸡蛋,都一些我从小到大不吃的东西,而这强子也是知道的。难道几年不见,他把我的喜好统统忘光了?

     强子见我不太高兴,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跟我说因为是冥婚所以没有荤菜,让我将就一下吧。

     感情他还真把我的喜好给忘光了!这也难怪,毕竟很多年不联系了,不记得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没有荤菜,但我特意给你准备了清炒胡萝卜,菜椒炒鸡蛋,都是你最爱吃的菜。”强子说。

     我有点无语,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强子没有忘,只是记反了。我笑笑说我不太饿,问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强子的样子有些无奈,他说他也不知道,不过还没拍结婚照呢,问我能不能帮他。

     强子的话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给活人拍结婚照我见得多了,给死人拍结婚照还是头一次听说。我说反正我也不饿,现在拍吧。

     强子点了点头,起身就往屋子深处走。来到一扇内屋门前才停了下来。屋子里头亮着灯,门上还贴着两个白色的喜字,我寻思着这应该就是婚房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乔琳死了产生的心理作用,在强子推开屋门的那一瞬间,我觉着一股寒气朝我袭来,它从我脖子后面流过去,突然,我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当我看到屋内的情况时,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口漆黑的黑木棺材就放在屋子中央,棺材前头还燃着两根白蜡烛。强子把棺材打开,从里头拿出来了一个牌位,牌位上头写着“乔琳之位”四个大字。

     强子给了我一部拍立得,然后把牌位捧在胸前,幽幽地对我说:“好了李哥,可以帮我们拍结婚照了,一定要把我媳妇儿拍的漂亮点,不然她会不高兴的。”

     强子的话让我觉着很别扭,浑身不自在,不过我还是举起了相机,对准“他们”按下了拍照键。

     紧接着一张照片吐了出来,我一拿到就准备给强子看,然而我不经意地一瞥,整个人都吓成傻逼了,本能地把照片给丢了出去。

     照片上本应该是强子的脸,竟然成了我的!

     我抬头看向强子,他还在原地捧着牌位,见我看他,咧开嘴朝着我笑。我艹,强子搞毛啊,怎么变得诡异!

     这时,我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危险,快逃!

     “在看啥呢?”

     是强子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正好贴上强子的脸。一股寒气袭来,吓得我本能的朝后退了几步。

     强子啥时候离我这么近了?我怎么没听见脚步声?难道是看短信太入神了?

     我相信强子,但他的样子太诡异了,我估摸着此地不宜久留,于是结结巴巴地说没啥,媳妇催了,得赶紧走了。

     强子竟然又咧开嘴朝我笑了,还说什么好久不见怪想我,让我今晚别走陪他叙叙旧。

     强子的反应让我心底发毛,我更加坚定了必须离开的念头。我说不行,那妞儿倔得很,我要是不回去她非得跟我闹分手不可。

     我一边说着一边朝后退,退到屋门口的位置一转身拔腿就跑。怎料我刚跑了两步,一不留神,竟被脚下的门槛儿给绊了个狗吃屎。

     我强忍着浑身被摔散架的剧痛,硬撑着想要爬起来继续跑,可是一股力量强压着我,使我动弹不得。我觉着自己此时就像一条被人钉在砧板上待宰的鱼,那滋味儿要多窝囊有多窝囊。

     “就你,还想跑?”

     身后传来赵强阴冷的声音,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嘲讽。我不知道赵强为啥这样对我,昔日过命的铁哥们居然这样对我,心一阵阵揪着似的疼!不过我的求生欲望在这一刻被他彻底激起来了。

     我奋力地挣扎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赵强!你小子想干嘛!”我脸贴着地,大声地吼道。

     身后的赵强只是冷哼一声,说我没资格知道。接着那股控制着我身体的力量不断地加大,我觉着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疼得嗷嗷直叫。

     就在我痛得快要失去知觉时,一曲清脆的笛声传入我的耳朵,与此同时,那股控制着我的力量也消失了。我趁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笛声悠扬,非常好听,听得我很舒服,骨头也没那么痛了。然而我身后的赵强,却恰恰相反。他的样子非常痛苦,也不管我了,双手死死地捂着耳朵,蜷缩在地,痛苦得嚎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