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赴宴无人村
    有些朋友,只有在要你交份子钱的时候,才会出现。

     给我请柬的是一个高中哥们赵强,属于断了很多年联系,以后也没啥交际的那种,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可请柬上女方的名字,让我心里有点膈应。

     乔琳,是我初恋女友的名字,当时还是我介绍他俩认识的,没想到最后我没跟她在一起,他俩倒是修成了正果?不知怎么的,当时我就决定去看看,主要心里还有点怀疑,是不是当年这俩人就背着我搞在一起了。

     回想起一些蛛丝马迹,我越发觉得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乔琳长得水灵,性格温柔,就是没考上大学。我出去上大学之后,也就跟她断了联系,那会儿我这哥们儿天天在我耳边夸乔琳,还说会替我好好照顾她,让我在外头安心学习。这照顾着就照顾到成自己媳妇了?我毕业后工作不顺,钱也没挣着多少,妹子也没愿意跟我的……

     我越想越觉得头上有片呼伦贝尔大草原,脑子一热,当即决定这份子钱我交!看着钱包里仅有的三张红色钞票,一咬牙拿出了两张,给乔琳包了个大红包揣在口袋里就出门了。

     我按照请柬上的地址,倒了好几趟车,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此时的太阳都快落山了,而我才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我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向我走了过来。他满脸褶皱,皮肤黝黑,不过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他说他没在村子里见过我,问我是不是外地的,来这里干啥。我冲他点了点头,说我哥们结婚我要过去喝喜酒,问他知不知道“赵家村”怎么走。

     老者一听我说“赵家村”这三个字,像是被震惊了似的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而在我不远处蹲在地上聚在一起玩泥巴的几个小孩,听到我说的那番话后“轰”得一下都散开了,一边跑一边哭着喊着找妈妈。

     我被他们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忙问眼前的老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老者叹了口气,跟我说两年前“赵家村”里的人一夜之间全死了,早就荒废了,问我是不是搞错了。我说不可能,这么大的事新闻怎么没报道?再说我兄弟今天刚给我发来了请柬让我过去喝喜酒呢!说着,我又拿出请柬照着上面的地址给老者念了一遍。

     老者听后,脸色一变,煞有介事地跟我说让我赶紧回家找个神婆看看。我轻蔑地笑了笑,对老者说的话嗤之以鼻。想不到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这么迷信!

     我对老者说我不信那东西,再不走婚礼就该结束了,你到底跟不跟我说赵家村在哪?你不说我问别人就是了。老者听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开了。

     这么大的村子,我还非问你不可吗?!

     我没管他,去问别人,可他们就像约好了似的,一听到我说“赵家村”这三个字,全都阴着脸,其中一个人还小声的说了句真是晦气,赶忙把我轰走了。我正纳闷儿呢,只见路边有几位妇女挎着篮子窃窃私语,时不时地还朝我看一眼。我正准备过去问她们,谁料她们一见我朝那边走,全都阴着脸不说话,像躲瘟神似的朝相反的方向快步离开,其中一个妇女篮子里的苹果都掉了她也不管,头也不回,一个劲儿地朝前走。

     这尼玛到底什么情况啊,我他妈有那么吓人吗!

     我又着急又生气,用力的朝身旁的一颗不知名的参天大树踹了一脚。

     这时,我感觉有人在我背后重重地拍了我一下。我回头看去,是一开始过来跟我搭讪的那位老者。“你不是走了吗?”我没好气的问。

     老者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小伙子,你不该去的啊。”

     我一听急了,我该不该去岂能是你说了算?天都快黑了,如果我到了发现我兄弟的婚宴都结束该入洞房了,我的面子往哪搁?

     老者叹了口气,没再阻拦我,而是给我指了个方向。我对他说了声谢谢,就要走。而他却拽着我的袖子。我回头不解的看向他,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东西,那个东西是个黄色的三角形,上面还有几条歪歪扭扭的红线,像极了我老妈赶庙会时求回来的平安符。

     他也不管我要不要,直接把拿东西塞我手里让我拿着,说兴许会有用。真是迷信!不过人家一番好心,我也不能辜负了不是?于是我礼貌性地对他说了声谢谢,把那东西随意的揣口袋里就往赵家村走。

     踏着崎岖的黄土路一直走,走得我腿都断了,终于看见了一块大石头。此时的我心情无比的激动,因为我看到那块大石头上用红漆写着“赵家村”这三个大字!

     我抬头看了看天,一抹残阳已经快要落下地平线,希望这会儿还来得及。

     我用袖子擦了擦汗,继续往里走。我走进村子之后,发现房屋修缮的很好,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老者说的那样荒废了两年。我想八成是他们村不跟这边来往,所以不知道这边的实时情况。

     强子虽然是我的好哥们,但我从来没去过他家,不知道他家在哪。本想拉个人问问,谁知道我在村子里头转悠了半天都没见着个人影儿。这可咋整啊,我没办法,随便找了一家就过去敲门,但我敲了半天都没人应。没办法,我又去了好几家,结果都是这么个情况。

     难不成他们都去强子家喝喜酒了?这也是有可能的啊!而且今天强子结婚,他家门口应该会张灯结彩的,大不了挨个找呗,我他妈就不信我找不着!

     我腿都快跑断了也没找着,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村子里头没路灯,家家户户又都黑着灯,我的视线受阻,想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可你妈竟然没电了!就在我急得直跳脚时,我的余光瞥到我右边的小巷子里,隐隐约约的发出亮光!是强子家吗?

     我不知道,但我打算过去看看。可我没走几步,就听见我身后的一个轻柔的女声喊李昱。没错,我就叫李昱,和那位南唐后主李煜同音不同字,而且我只是个穷屌丝,一点也不会写诗。

     我回头看去,竟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只是我的错觉吗?

     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转身朝着亮光的来源走了过去。当我走过去后,盯着两个纸糊的大灯笼冷不丁得打了个哆嗦,因为这两个灯笼竟然是白色的!当我的目光移到那两扇黑色的大木门时,我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刷的一下就起来了。怎么门上,会贴着两个白色的大喜字?眼前的场景,像极了我在小说中见到的冥婚桥段!

     这里是强子家吗?如果不是,我贸然打断了别人的冥婚,那就不好了。正当我要转身离开时,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为什么我说那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呢?熟悉是因为我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穿着喜服的强子,陌生是因为强子的样子,和以前差别太大了!

     强子以前是个200多斤的大胖子,一米七几的身高,一坨松弛的肉,走起路来肉都在颤抖。如果你离远点看,你就会觉得那简直就是一个球在滚。而我眼前的强子瘦了太多了,身材也变得像平常人那样了,不过却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病态感。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眼窝深陷,黑眼圈严重得跟个大国宝似的。